村上春树 × 滨口龙介 = 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 + 纽约影评人协会奖

发布日期:2022-02-16 11:02   来源:未知   阅读:

  );同时,电影还突出了原文里一笔带过的《万尼亚舅舅》(契诃夫戏剧作品)。

  src=短篇小说《驾驶我的车》充斥着典型的村上春树元素:出轨的妻子、默默承受的丈夫、古典音乐与披头士,以及漫长的开车旅行……

  然而,二人的孩子去世之后,关系悄然发生了变化:家福发现,妻子拍戏时,会和同剧组的男演员维持一段时间的婚外情,剧组解散关系就宣告结束。

  后来,妻子罹患癌症,家福最终也没有忍心问她 为什么要出轨?。这成了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疑问。

  妻子去世后一段时间,家福偶遇了妻子曾经的情人高槻。两个男人心照不宣地交谈,谁也没有提及高槻和妻子当年的婚外情……

  以上故事,经由家福与司机渡利的对话和盘托出——这也是 驾驶我的车 这一标题的由来。

  比如日常生活中的人际关系无非是一种 表演 ,滨口龙介在访谈中回答 对《驾驶我的车》产生兴趣是出于什么考量 时说:

  我感兴趣的是小说《驾驶我的车》中的一个核心问题:什么是表演?这是我长期以来一直感兴趣的一个问题,这让我更容易把这个故事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

  在《驾驶我的车》里,家福、妻子、高槻的演员身份,让三个人的人际关系更凸显出 表演 的性质:

  在得知妻所怀有的秘密的同时还要照常生活以免对方察觉自己已然知晓。一边撕肝裂肺任凭里面流淌看不见的血,一边总是面带平和的微笑;若无其事地处理日常杂务,泰然自若地说话交谈,在床上抱妻求欢——这在作为血肉之躯的普通人怕是做不到的。但家福是职业演员。离开活生生的自己完成表演是他的生意。他演得极卖力气。一种面对空场的表演。(摘自《驾驶我的车》)

  src=一方面,两个人都是演员,都在卖力表演——尤其是高槻,要避免流露出不得体的情绪,以免家福察觉(他不知道家福早已心知肚明)。

  另一方面,两人何尝不是在窥探彼此的秘密,或者从对方身上找到一点曾经深爱的妻子(情人)不幸逝世的慰藉。

  是啊, 家福说, 你说的不错,我想应是幸福的。不过,惟其幸福,心情难受的事也是有的。

  家福拿起加冰威士忌玻璃杯,一圈圈摇晃不算小的冰块。 没准会失去她。一想像这个,就胸口作痛。

  是啊, 说着,高槻像说服自己本身似的点了几下头。 总之是只能想像的事。(摘自《驾驶我的车》)

  有的读者可能会觉得家福这个人的性格未免太过懦弱,太不真实了。明知妻子出轨也不敢问出口,甚至妻子死后,连当面质问 情敌 的勇气也没有。

  然而跳脱开男女情爱的情境, 非常强烈地想要知道一件事的真相,却又害怕自己接受不了,所以开不了口 ,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正因为犹疑,所以我们才不得不伪装、试探、表演……

  也正是因为这种 知道但是不清楚真相 的处境,才使得家福心目中的妻子变得神秘、捉摸不透。这为家福,甚至是家福的倾诉对象以及阅读小说(或观看电影)的读者(或观众)留下了充裕的想象空间,在心中把玩这个故事里不同人物的心态究竟如何。

  我想,滨口龙介之所以选择《驾驶我的车》来改编电影,想必也是琢磨许久,发现了这个故事当中蕴含了值得玩味的现代人的心理症结。

  当然,既然是短篇小说,肯定难以撑起一部文艺片的时长。于是,滨口龙介将村上春树的另外两则短篇《木野》《山鲁佐德》与《驾驶我的车》融合——这三则故事都收录在短篇小说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里。

  《山鲁佐德》讲了 我 和一个神秘女子定期幽会的故事。这个女子每次与我幽会都要给 我 讲一个奇幻的故事——这个特点被滨口龙介移植到了电影里家福的妻子身上——因此 我 给她取名叫山鲁佐德,与《一千零一夜》里讲故事的女子同名。

  至于《木野》,这则短篇小说里同样有男人发现妻子出轨的情节。滨口龙介将村上春树的神态、动作描写,直接做了视觉化处理,移植到《驾驶我的车》里。

  src=滨口龙介在对上述三则短篇小说 移花接木 的时候,还对原文做了一些天才的改动。

  比方说,原文里家福、妻子、高槻都是演员,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来源于他们都在 演戏 。

  而电影里的妻子则成了编剧,家福正是这部舞台剧的演员,正因为如此,妻子为家福录制了一段用于练习台词的磁带。妻子死后,家福在汽车里一边旅行一边播放这盘磁带练习台词。于是,他仍然可以与妻子 对话 ,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就变成了 一方不在场的无尽对话。这既是妻子给家福留下的念想,可能也暗指家福和妻子看似和睦的关系有如台词排练一般枯燥。

  src=插播一条小道消息:影片完成后,剧组诚邀村上春树观看试映,村上以我会去附近的电影院欣赏婉拒。

  村上春树无疑是日本非常著名的作家。多年来,他坚持写作严肃的文学作品,并且累计卖出了数百万本书——他是一名如此杰出的作家,在日本没有其他作家能真正地和他相提并论。我二十出头的时候就开始读村上的书,《挪威的森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出版了,但后来我才去读了它。村上的作品有一种力量让你阅读下去——一旦你开始阅读,你就无法停止。

  而他的长篇小说更是如此,比如《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和《奇鸟行状录》,它们都是强有力的、引人入胜的故事。但几年前,由于某种原因,我不再读村上的作品,直到一位朋友建议我读了他的短篇小说《驾驶我的车》。我第一次读到它,出于我刚才提到的原因,就认为可以把它拍成一部好电影。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