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鲁佐德情意结

发布日期:2022-02-11 23:10   来源:未知   阅读:

  甚至不独婚恋范畴,在别的地方,我们也多少有点“山鲁佐德情意结”。买股票,自信满满地在高位买进,也恐怕是天真地以为,自己该是下跌终结者吧;兴冲冲地接手全公司最难管理的部门,恐怕也是以为,自己的恩威并施和身上耀眼的套装可以终结整个部门的恶劣风气吧——就像我的朋友,她主动把汇集了各部门淘汰员工的收费大厅接了下来,现在她得天天赶早去拖地,三十五个人哪!她谁都使不动。

  我小学女同学,美貌、高挑,温柔贤惠,能歌善舞,却执意要嫁给全城闻名的痞子。同学及好友们,违背了“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的人生格言,聚会讨论拆散他们的方案,分头搜集了准新郎的劣迹劝她回头,没用——连她妈绝食反对都没用。她嫁给了他,五年后,因为不堪家庭暴力离婚。

  我远房姨,性格娴静,织毛衣的好手,亲戚排队求她织毛衣,她都温柔地一一应下,这么个人,却目露凶光地立下毒誓嫁给了一个花花公子兼赌徒,一年多后他们的离婚官司闹得满城风雨。据说,该男夤夜回家翻找婴儿的奶粉钱拿去赌的时候,外面的出租车旁,还有个穿着吊带披着男式夹克持着香烟的艳女一晃一晃在等待。她们的故事,要写下来投给《知音》,人家恐怕都嫌没逻辑。

  姑且不去讨论为什么坏男人格外吸引好女人,使我发生兴趣的是她们都有一种情意结,一种“我肯定是最后一个”的情意结。就像《一千零一夜》里的山鲁佐德,故事里的皇帝,每天都要召个少女入宫,每个少女,第二天都躲不过被杀戮的命运。而作为宰相女儿的山鲁佐德,却认为她能终止杀戮,于是自愿进入皇宫,去陪伴皇帝。她有绝活,她给皇帝讲故事,一回书接着一回书,每到紧要关头就打住,留待明天再说。一直讲了一千零一夜,终于消灭了他的杀心,成了他最后的身边人。这故事真是富有隐喻,所以,我将这种情意结命名为“山鲁佐德情意结”。

  所有的人,都有种自我豁免心理,有个类似的情意结吧。女人更是如此,总会以为,自己是能使青蛙变王子的那个人,是能使得浪子回头的那个人,是能使得皇帝终止杀戮,一颗心重新变柔软的那个人。所以,淑女往往会爱上流氓,善良纯真的人会爱上明晃晃的花花公子,这样一直一直爱下去,爱得上了瘾、成了癖,风霜雪雨搏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她们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身上圣洁的光辉可以照耀到他人性的每个角落,自己是对方恶习的伟大终结者,只要,假以时日,只要,在一千夜之后,等到那个零一夜。

  甚至不独婚恋范畴,在别的地方,我们也多少有点“山鲁佐德情意结”。买股票,自信满满地在高位买进,也恐怕是天真地以为,自己该是下跌终结者吧;兴冲冲地接手全公司最难管理的部门,恐怕也是以为,自己的恩威并施和身上耀眼的套装可以终结整个部门的恶劣风气吧——就像我的朋友,她主动把汇集了各部门淘汰员工的收费大厅接了下来,现在她得天天赶早去拖地,三十五个人哪!她谁都使不动。

Power by DedeCms